搜索 解放军报

温坊战斗:“红军战史光荣的一页”

来源:中国国防报作者:曹亚铂 王久铭 张 军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22-01-14 03:56

温坊战斗示意图

1934年9月发起的温坊战斗,是中央红军为抗击国民党东路军实施的松毛岭战役第一阶段的作战,被中革军委嘉奖为“红军战史光荣的一页”。

1934年9月1日至3日,在中革军委主席朱德直接指挥下,红一军团、红九军团及红二十四师运用毛泽东关于运动战及“诱敌深入”各个击破的积极防御的战略战术,以很小的代价重创国民党军两个师,取得了中央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以来最重大的一次胜利。

1934年七八月间,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实施“六路进攻”,突破了中央苏区北部防线,将进攻目标转向东路的福建战场。其东路军李延年第四纵队4个师、19个团4万余兵力已部署到位,其战略目标是“先占领汀州,尔后会同北路军、南路军总攻瑞金”。进占汀州,必须先占领战略要地朋口、温坊。8月3日拂晓,红二十四师袭击敌南阳工事薄弱部位,拉开了松毛岭战役温坊战斗的帷幕。

声东击西,诱敌深入。一方面,朱德积极作出从正面阻击连城、朋口一线敌军西进汀州的部署。先后于8月5日、8日、11日多次电令红一军团、红九军团向李延年纵队推进的方向运动集中,并命令红一军团于8月20日前在不暴露我主力部署的情况下加强游击活动,伺机给敌以打击;8月26日,在侦察得知李延年纵队拟于朋口集结,准备会攻汀州的企图后,朱德决定趁敌不备,发起攻击,以红一军团(缺十五师)协同红二十四师在朋口以西地域阻击敌军,并以红九军团为预备队,集中兵力打击由连城、朋口向河田、汀州进攻的另一部敌军。

另一方面,朱德电令红一军团第十五师伪装成红一军团全部,于8月27日由宁化出发,经禾口改向石城、驿前,加入红五军团的战斗;电示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伪装成地方部队“休息整理”或修补工事,以迷惑李纵队,令其以为红军主力已远离闽西,给敌人以红军在东线空虚的假象。敌人果然中计,快速向长汀推进。

出其不意,突击围歼。朱德断定敌人从朋口向长汀急进途中必将经过温坊,而朋口至温坊沿途地势险峻,两侧高山绵亘,是运动歼敌的极好地形。于是,他在8月31日24时向前线指挥员发出急电:“一、九军团及二十四师主力应在温坊中屋村间实行突击李纵队的任务。”其部署为:红一军团第二师与红二十四师为这次战斗的“主力突击队”,红一军团第一师与红九军团第三师分别为右翼、左翼的“截击队”,从左右两侧配合主力突击队打击敌人,防敌逃窜并阻截来援之敌。军团指挥所位于温坊西侧的制高点松毛岭,可以居高临下指挥这场战斗。

9月1日,敌第三师第八旅3个团在没有后续部队的情况下闯进红军埋伏圈。红二师师长陈光、政委刘亚楼率部于当日下午与敌接触,约20时开始夜袭,4团由村西北端、5团由松毛岭、6团从敌人堡垒间隙向温坊村内攻击,同时配合红二十四师消灭周边村庄洋贝等地固守堡垒之敌。红二十四师以3个营兵力,截断敌向洋坊尾、马古头退窜归路,以两个营兵力于温坊、洋坊尾之间,向温坊东南攻击敌之右翼侧背,连夺敌人数个阵地,俘敌百余名,枪约百支,并继续向敌旅指挥阵地温坊村东南高地攻击。第二天早晨,全歼进入该地区的两个团,只有第八旅旅长许永相和少数部队脱逃。

调整部署,防敌反扑。朱德为初战告捷感到欣慰,同时发现红军现在所处地理位置存在危险,立即电令部队利用夜暗转移至附近山地隐蔽,防敌机轰炸,并按计划紧前布置阵地,加筑支撑点,进一步调整兵力部署,集中优势兵力,仅由红二师派出一营的兵力固守温坊的支撑点。

9月3日凌晨3时,敌人派出第九师和第三师共3个团,再次向温坊推进以求报复。上午9时,敌第九师50团作为先头部队再次进入温坊,距离大部队有一定距离。红军果断出击,一师负责截断其归路,二师从八钱亭、二十四师从马古头两个方向向敌人夹击,经过两小时的激战,其正面被完全突破。在温坊以东及东北地区,战斗密集展开。16时许,马古头岭敌最后阵地被红军占领,战斗遂告结束。

此次战斗红军以伤亡600余人的代价,重创国民党军李延年第四纵队4个师,全歼敌一个旅和一个团,毙伤敌人2000余人,俘2400余人,缴枪1800余支,缴获弹药44万余发。

朱德在10月1日撰写的《在堡垒主义下的遭遇战斗》一文中,将此次战斗定义为遭遇战和伏击战。红军运用自身高度灵活机动的特点,迷惑引诱敌人,集中了较优势的兵力预先占领待机位置,以逸待劳,充分利用夜暗、地形等有利条件,坚决果断、速战速决,给运动中的敌军以猛烈打击。

温坊战斗摆脱了博古、李德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和堡垒战、阵地战全线抵御的单纯防御路线,采取了“集中优势兵力击敌弱点、在运动中有把握地消灭敌人、彻底粉碎敌人围剿”的积极防御路线,是一场典型的运动战和诱敌深入的伏击战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